FISH.

安雷不拆不逆
偶尔掉落凯柠
柠吹
扩列请走私信

这儿是一个阿七。
想扩一个柒哥来宠我x。
门砖号2754429207。
其他扩列的也行鸭——靓仔剪头嘛。[被打

蜜桃味苏打水。

小渔的Limbo/我在收集熊和证据

雷狮告诉我,安迷修喜欢舔舐他的脖颈,在上面留下仿佛宣誓主权般的痕迹。

对于安迷修的这个举动雷狮经常嘲笑他是个奶狗。

而他却是一脸正经。

“在下是。”

有一次雷狮做噩梦,醒来时安迷修不在身边,枕头上全是泪水和汗水的斑驳痕迹。

雷狮突然觉得。

无论如何他好像还是不会像对待他所喜欢的女孩子一样对待自己。

喉间的酸涩早已抑制不住,雷狮就那么硬生生的吐了出来。

“…恶党?!”

熟悉的声音入耳,雷狮毫无聚焦的檀木紫瞳孔里有些许的迷茫,随即一阵天旋地转,竟是被那人抱了起来。

“安…迷修…?”

“睡吧。我在。”

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在眉心,雷狮突然很想哭。

雷狮告诉我,他得到了救赎。

“喜欢你以后,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我那么阴郁孤僻的一个小孩儿,就好像一盏坏掉了的灰扑扑的灯,突然被拉闸了,整个人都火花带闪电的,温柔地亮了一会儿。”

WE JUST FIENDS.

FRIENDS手书衍生脑洞*
轰出*
黑化久预警*
ooc。*
dbq我写的烂还ooc!!!*
羊羊渔式下跪x。

“出久,我…喜欢你。”
——
现在是凌晨两点, 那人细软发丝上沾满了雨露,而那双曾让自己迷恋到极致的异眸里是快溢出来的爱慕。

轰焦冻看着眼前看起来干净清纯却拥有致命吸引力的少年。

——是那种让人想要弄脏他的诱惑。

又是这样。

绿谷出久抿了抿嘴唇撩了撩额前有些挡眼的碎发,黑色高帮鞋在地上轻磕两下,深吸一口气压下胸腔里快翻滚出来的厌恶和一丝…酸涩感。

“抱歉…轰。”

轰焦冻看着那个见到他都会对他傻乎乎的咧嘴笑的男孩儿伸出胳膊捧住了他的脸,动作轻柔的帮他将被雨露沾湿的一缕发丝撩到耳后,将脸凑了过去低声道。

“我们只是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