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bulezzzz.

肖渔
安雷不拆不逆
偶尔掉落凯柠
雷吹
有对象
看到这里的你真好 你一定要顺顺利利

是自己人设 往这边放放

她说你不擅长表达感情。

可是你知不知道。
真的喜欢和真的用心是可以一眼就看出来的,就像柔软一样,分外明显。

蜜桃味苏打水。

小渔的Limbo/我在收集熊和证据

雷狮告诉我,安迷修喜欢舔舐他的脖颈,在上面留下仿佛宣誓主权般的痕迹。

对于安迷修的这个举动雷狮经常嘲笑他是个奶狗。

而他却是一脸正经。

“在下是。”

有一次雷狮做噩梦,醒来时安迷修不在身边,枕头上全是泪水和汗水的斑驳痕迹。

雷狮突然觉得。

无论如何他好像还是不会像对待他所喜欢的女孩子一样对待自己。

喉间的酸涩早已抑制不住,雷狮就那么硬生生的吐了出来。

“…恶党?!”

熟悉的声音入耳,雷狮毫无聚焦的檀木紫瞳孔里有些许的迷茫,随即一阵天旋地转,竟是被那人抱了起来。

“安…迷修…?”

“睡吧。我在。”

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在眉心,雷狮突然很想哭。

雷狮告诉我,他得到了救赎。

“喜欢你以后,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我那么阴郁孤僻的一个小孩儿,就好像一盏坏掉了的灰扑扑的灯,突然被拉闸了,整个人都火花带闪电的,温柔地亮了一会儿。”